倚梅

www

© 倚梅
Powered by LOFTER

结婚

结婚

泞尚不厌恶雨天,一下起雨,他就会想起那天。

是的,泞尚和铭阡已经结婚有5年了,刚刚交往时,还遭到家长的阻拦,但日子一长,两家家长又无法让他俩回心转意,于是互相见了一面,就允许他们两个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两个决定结婚的前一个月,两人吵了一架,原因是因为懿宁来他俩家作客,和泞尚太过亲昵了。。。。。当时他俩身边的朋友都说是铭阡吃醋了,让泞尚不要生气,但泞尚表示:“我和懿宁许久未见,一起玩个电动,吃顿饭而已,有什么可生气的?你不会是气我俩吃饭没带你吧?”

    可是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有些事情就让铭阡看到了。比如:搂搂抱抱,用同一双筷子,睡一张床等等。对此懿宁表示:“不,这些都是无意识的习惯,以前初中时就这样子,铭阡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然后,听到这话的铭阡就炸了。

   “ ‘那也不行!!!他是我男友不是你的!考虑一下我的感受!’ 这是当时铭阡的原话。”檸纆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吃醋了呢,都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不习惯懿宁和泞尚的交往方式呢。”倚梅摇摇头,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泞尚被这事气到出走,去了张亭家,把铭阡急到不行,问了十多个人,还让朋友帮忙找,最后打电话问张亭看到泞尚没有,而张亭又实在心软,就把泞尚给出卖了。

    后来泞尚被带回家中,铭阡向泞尚道了歉,中间不知发生了什♂么,俩人关系越来越好,就决定要结婚了!

    懿宁表示:“我担任的就是小说中 ‘炮灰’ 这一角色对吧,我的任务就是撮合他俩。哼,悄悄告诉你们,其实是 ‘檸梅曳竹’ 这个人让我干的,说是干好了就让我回家和洛文结婚,结果到现在也没个声响,倒是现在泞尚和铭阡先结婚了,骗子,哼!”

    定下了结婚的日子,俩人开始做准备工作。又是邀请朋友来,又是订酒店的,很忙。   

    结婚的日子本来天气预报说是晴天,可天有不测风云,原本晴朗的天空渐渐被乌云遮掩,阳光穿不透厚厚的积云,显得阴沉沉的。  

    凉风轻刮着泞尚光滑的脸,害他打了个寒颤,泞尚嘟囔着:“这天气预报一点都不准,说好的晴天呢?这眼看着是要下雨啊!”

    “正常,天气预报一向不准,再说,是预报,肯定是不确定的,这体现了说明文。。。。。。” 铭阡在泞尚旁边,推了推眼镜,还未说完便插进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啦!大学霸,这种事情就不要带入到初中学的说明文阅读了!” 铭阡一抬头,发现是倚梅,淡淡说到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来了。啧啧啧,和泞尚说话一个样,和其他人说活又是一个样,啧啧啧。”倚梅的话一出,泞尚的脸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看到泞尚的变化,倚梅按耐不住内心的小恶魔,继续调侃:“啧啧啧,脸红了,铭阡,你未婚妻还很羞涩啊,不禁为你未来的幸♂福着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你你不要再说了!”泞尚红着脸,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傲娇了。。。”倚梅明显还想说些什么,但被铭阡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,别说了。”铭阡压低了声音,听起来格外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“诶。。。好啦好啦,不说了。啧啧啧,护妻狂魔。”倚梅无奈地回答他。

    倚梅独自一人在前面蹦哒,阡泞二人紧跟其后。静默了一会,倚梅突然出声:“呐,怎么突然就决定结婚了?明明之前还吵了一架的?”

    “和解了,年龄也可以,就结婚了。”铭阡又一次推了推他的眼镜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还真是简单粗暴啊。。。。”倚梅不知该回答些什么,支支吾吾地冒出句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泞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倚梅表示她很无语,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。“对了,说好的请我们几个当伴娘的,我们,就应该是复数,怎么就我一个?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大概,一会就到了。”铭阡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不过你们的衣服还没换吧?总不能穿着休闲服去结婚吧?”倚梅问铭阡。

    “嗯,一会换,伴娘的衣服也一会换。”铭阡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啊!那就快点去换衣服,别慢悠悠的了,前进前进!”倚梅听到这回答,果断拉着一旁的泞尚向着酒店冲去。

铭阡看到俩人跑了起来,也跟着俩人跑了起来。

 

到了酒店,倚梅就拉着两人进入更衣室,伸着一根手指对着两人说:“你们两个可不能在更衣室里做奇奇怪怪的事哦!马上要结婚了,可不能把衣服弄脏了,还挺贵的呢!懂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哦。”铭阡推了推眼镜,冷漠得吱了一声。

“呵。”对此,倚梅同样用冷漠回他。

泞尚看着两人的风起云涌,一脸无奈,伸手推了推铭阡示意他不要闹,倚梅也看到泞尚的小动作,轻叹了口气,道:“算了,不和你争了,赶紧换衣服,我还要给你们化妆呢。”说完便出了更衣室。

“。。。。。。换衣服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人十分利索得将服装换好,是一黑一白的同款西服。

出了更衣室,其他几人都已经到了,倚梅正和他们谈的开心。

“嗯?”注意到两人已换好衣服,倚梅小跑向两人。

“呦,没想到穿上西服后感觉还挺好看,终于不是骆驼了,有人样了哈!”倚梅玩起了铭阡初中时的梗。

“你再叫我骆驼,信不信我手撕你。”铭阡微微一笑,眼中透出了危险的光。

倚梅意识到危险,开始转移起话题:“啊哈哈哈,不说了,丘曳,来和我一起化妆。”

“来了,哥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妆化好了,衣服也穿完了,亲朋好友也到齐了,一切都准备就绪了。

“啊,这么多年过去了,相信他们的一点一滴大家都有目共睹,终于,他们要结婚了!”

“是啊,之前萌他们的cp真是太难了,连同人文都没有几篇,但是,他们终于在一起了!”倚梅和檸纆作为主持人在台上说了起来。

“可不能光是我们说,先将两位请上来吧!”倚梅道。

铭阡和泞尚在灯光中走上台前,铭阡看上去一脸淡定,与之对比,泞尚则有些害羞,紧握着铭阡的手。

“来说点什么。”檸纆道。

“其实没什么可说的,和他在一起很幸福。”铭阡同样紧握着泞尚的手,露出了一个之前面对倚梅完全不同的笑容,眉舒展开来,感觉很放松。

“我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。。。。。但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幸福,我,我我,爱他。。。。。。”泞尚因为羞涩,说话有些结

巴,说到最后竟没了声音。

“哎,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,台下的各位是不是也没听清啊?”倚梅把手放到耳边,侧身靠近台下。

“是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台下以故意拉长的声音回答了倚梅。

“说句实话,我也没听清,所以,麻烦你再说一遍。”檸纆点点头,表示赞同。

“我,我我我。。。。。。我爱他。。。。。。”仍然是蚊子般大小的声音。

“再说一遍!”

“我,我爱他!”泞尚在倚梅檸纆和台下众观众的威逼利诱下,一下子喊了出来。

“嗯,我也爱你。”铭阡轻轻一笑,手搂住了泞尚的腰,趁泞尚没反应过来就吻了上去。

泞尚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,刚开始还有些挣扎,到最后便不再反抗,沉沦于其中。

“哇!我就知道今天来当主持人会被吃狗粮,没想到一上来就,啊!我的眼睛!”倚梅在一旁哀嚎着。

檸纆台下的人表示:幸好我们机智,戴了墨镜。

“你们真是太过份了!”倚梅抱怨道。

这时铭阡已经放开了泞尚,任泞尚在一旁喘息,从身后掏出一个盒子,打开是一对造型简单的对戒,倒也适合他们,简单而平淡的爱。

“你愿意,嫁给我吗?”铭阡轻轻托起泞尚的手,柔声问道。

“我我我,愿意!”不出预料泞尚答应了。

在灯光下,泞尚的左手被铭阡托起,将戒指缓缓套入无名指中。

“终于!”檸纆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。

台下的大家纷纷鼓起了掌,正当大家准备继续下一环节时,却没想到铭阡一把公主抱起了泞尚,跳下了舞台。又趁大家没注意,跑了出去。

“???”众人都不明所以时,倚梅靠其强大的脑洞理解了铭阡要干嘛:“大家别急,估计是铭阡看自己媳妇那么羞涩,而且还被我们调戏,吃醋了吧。”

“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台下众人都点了点头。

 

果不其然,之前的乌云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,雨丝密密麻麻得打在跑掉的两人身上。

“害怕吗?和我结婚?”铭阡问泞尚。

泞尚摇了摇头,手紧攥着,无名指上的戒指还熠熠发光。

“我不怕,我只是激动,没想到我们真的结婚了。”

“那就好,说实话,我也没想到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的。不过,为了你,没试过的也要去试试。”

泞尚不知要说些什么,只是感觉雨很凉,但自己却不冷,甚至觉得自己热得发烫。

“我们走吧,回家吧。”沉默了许久,铭阡道。

“不管他们了?”

“不管他们了,我们回家!。”

“嗯,嗯!”

    后来两人回了家,做了酱酱酿酿的事情。

 

这就是泞尚不厌恶雨天的原因,一个简单而平淡的原因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