倚梅

www

© 倚梅
Powered by LOFTER

上一篇发了,这篇顺便也发了吧,文笔渣

之前嘟过生日时写的,很久远(嘟生日,诺也生日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日
   “唔,你怎么回来了,诺诺!?”斯雷嘟回过头,他的脸上蹭到大片的奶油,因为今天是斯雷诺过生日,而他的哥哥正在尝试给他做一个蛋糕。
   “啊!哥啊,你,你的脸。。。哈哈哈——”连一向不笑的的面瘫脸上也裂了一道纹。斯雷诺的嘴角轻翘,给本就长得不错的脸添了一份光彩。“啊!诺诺你别笑啊!我还不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的,你还笑!”与斯雷诺干净清爽的声音不同,明明是哥哥,但声音却嫩的不行,他那软软糯糯的少年音不知为他带来了多少粉丝。
   “哈哈哈,所以说哥你做蛋糕竟然能做成这个样子,新手都比你强吧。”在自己哥哥面前放开自己笑一笑的诺诺显得格外温柔。“哼,你别嘲笑我啊!你明明知道我家政方面一概不及格啊!你这个全科A+的家伙太过分了啊!!!”“啊啊啊——我的全科A+全都拜你所赐哦,我亲爱的哥哥大人。”斯雷诺放弃继续和他的哥哥抬杠,开始动手收拾厨房的惨状,斯雷嘟看了看,虽然表面不满意的还是默默地来帮他一起收拾厨房。
    兄弟俩在厨房一个擦桌子,一个洗碗,都没有出声。斯雷嘟似是纠结了很久,他轻声启口:“哎,斯雷诺,那,那个,祝,祝你生日快乐。。。我知道我的蛋糕没有做好,我也没有时间给你准备别的礼物,对不起。”他的嘴角下垂,眼睛被雾气蒙上,眼泪好像马上会掉下来。
    斯雷诺回过头看他,释怀的笑了笑,他的笨蛋哥哥总是这样单纯,那天被拐跑都不知道吧,竟然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也能伤心成这样,我们不是兄弟吗?我怎么可能会埋怨你呢?
    斯雷诺伸手抬起他的下巴,吻了上去并夺去了他口里仅存的空气,斯雷嘟瞪大了漂亮的眼睛,因吃惊而微张的嘴让斯雷诺有机可乘,斯雷诺的舌头灵巧地钻入他的口,舔舐过每一个缝隙,他未来得及吞咽的津液滑下嘴角。没有更加深入,斯雷诺缓缓松口,看着他那因为短暂缺氧而面色潮红的哥哥,眼中的泪终是掉了下来,莹绿色的眸子逐渐在水雾中清晰。斯雷诺借着身高的优势,用胳膊环住他的笨蛋哥哥,将他搂在怀里,斯雷嘟的脸埋在他的胸前。他感觉自己前面的衣服湿润了起来,他只能无奈地摸着哥哥灰白色的发,他的头发又软又顺滑,都说头发软的人心也软,他的哥哥果然还是心肠太好。
   “呜呜呜,诺,诺诺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唔,对不起。。。”斯雷嘟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只是一直重复着“对不起”这句话。斯雷诺一边拍着自家哥哥瘦小的肩,一边安慰着:“没问题哦,我并没有生气啊,别哭了,你只要开心我就感觉比什么都好了,好不好,哥哥?”“嗯,嗯!诺诺!”
   “······”黑发少年不语,半晌跳出一句话。
   “呐,哥哥,我爱你。”
   “嗯,我知道。”
    灰白头发的男孩在黑色头发男孩的怀里又蹭了蹭,抱得更紧了,好像怀里是自己最珍贵的宝物。对于斯雷诺同样如此,他的怀里就是他的整个世界,没有什么能代替,他活着的整个意义都是为了他最爱的哥哥,斯雷嘟。

评论
热度(1)